国家主席习近平曾指出:“古丝绸之路绵亘万里,延续千年,积淀了以和平合作、开放包容、互学互鉴、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。这是人类文明的宝贵遗产。”谈及“互学互鉴”精神时,习近平主席还以佛教为例,指出:“佛教源自印度,在中国发扬光大,在东南亚得到传承”,认为“这是交流的魅力,互鉴的成果”。

  众所周知,佛教文化是沿着古丝绸之路传播到中国的。作为中外文化交流的使者,丝绸之路上的僧人们或东来弘法,或西行求法,为中外文明的交流互鉴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在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院长李利安教授的策划下,2017年3月,笔者撰写并出版了《丝路高僧传》,从汉宋1000多年间约900余名往来丝绸之路的佛教人物中选取28位著名高僧,并根据其往来丝路的空间走向将其分为西域东来、印度东来和汉地西行等三种不同的类型,通过历史资料的考索与现有成果的借鉴,对这28位丝路高僧的行历、业绩、思想及其历史地位等做了全面、系统、深入的阐释,并将丝绸之路上的南亚、中亚、东南亚各个古国的地理、交通、文化以及政治交往与经贸往来等相关元素贯穿其中,全方位展示了佛教与丝绸之路密不可分的历史图景,再现了丝路高僧求法弘教的伟业、为法忘躯的气概和清净慈悲的情怀。在整个写作过程中,笔者深深感受到:丝路高僧不仅仅是中外文化交流的使者,而且是深层文化交流的使者。在长达千余年的历史中,丝路高僧在不同的空间区域传播文明,贯通了中外文化并促进了文化的交流与融合。他们带来的佛教文化补充并滋养了中国传统文化,并促成了中国传统文化儒释道三足鼎立格局的形成。可以说,没有丝路僧人,也就没有今天的中国传统文化格局。

  自从佛教沿着丝绸之路传入中国,一直到宋代,丝绸之路上的僧人就络绎不绝。受佛教传播的时间和空间的影响,早期来华的僧人多以西域人为主,中后期的僧人以印度人为主。不论是从西域来华的高僧,还是从印度来华的高僧,多致力于翻译经典、讲经说法、培养弟子、弘扬佛法,诸多高僧还和当朝的统治者关系密切,如佛图澄、鸠摩罗什、实叉难陀、不空等高僧。有的僧人来华后又被委派为使者,奉命出使丝绸之路上的国家,如唐代的般若;有的既是印度来华的三藏,又是西行取经的高僧,如唐代的不空。从整个人类文明交往的历史来看,他们带来的不仅仅是佛教经典,而且还有关于世界和人生的不同的观念体系。这其中既有原始佛教的教义,又有部派佛教的争论,还有大乘佛教中观学派与瑜伽行派的系统,以及密教的传承。

  佛教传入中国后不久,汉地僧人朱士行就于公元260年启程西行,之后,出现了三次西行的高潮,分别是两晋南北朝、唐代和北宋时期。西行求法的主要原因,一是在教义方面的疑惑,二是在戒律方面的争论。从西行求法的结果来看,凡是到达西域或印度的高僧都或多或少有重要的收获,他们或求取到了所需要的佛教经典,或瞻仰了圣迹,或意外获得了舍利等神圣物。

  他们往返的路线,主要有两条,一是西北陆上丝绸之路,一是海上丝绸之路,虽然在西南也有一条陆上丝绸之路,但是僧人们选择的不是很多,因此我们一般所说的陆上丝绸之路,一般就是指西北这条路。唐代以前的僧人们,大多选择的是西北陆上丝绸之路;唐代以后,因为航海技术的发展,选择海上丝绸之路的僧人日渐僧多。不论是陆上丝绸之路还是海上丝绸之路,都具有极大的冒险性。可以说,陆路有陆路的艰辛,海路有海路的苦难。走陆路,要穿越沙漠、翻山越岭、涉水渡河,还需耐住酷暑严寒,若没有过硬的身体素质、没有坚强的意志,是很难经受住这种考验的,他们有的人病死在路上,有的人渴死在路上,还有的人,在路上遭受了强盗的袭击。而坐船渡海的僧人,同样极为艰辛,他们日夜航行在茫无边际的海面上,要经受住海洋上的大风大浪及各种风险考验,不然,要么随船而沉,要么得瘟疫而亡,要么被海盗抢劫,甚至有时还会得到商船主的威胁。

  每写一个人物,就有一次深深的感动,印象最深的是义净。义净在从耽摩梨底国去中天竺的路上,本来一起前行的有五六百人。2天后,进入山区。第3天,下起了暴雨。第4天便爆发山洪。义净又患有疾病,幸亏有大乘灯照料,他才得以跟上队伍。到了第10天,通过一条小河时,水流过急,将他们冲散了。义净孤身一人行走的时候,又碰到了强盗。等到大乘灯找到他以后,他连衣服也被强盗抢走了,几近丧命。就这样,两个人相互扶持,相互照料着,一路走到了位于恒河右岸的那烂陀寺。这一年,是大唐咸亨五年(674)。在那烂陀寺学了12年以后,他要返国。不料在来时遇见强盗的地方又遇见了劫贼,所有值钱的东西以及食物都被抢走了。当时,行文至此,非常震撼。因为我当时亦是身处异乡,在台湾地区修改书稿,不巧的是我也生病了,但是为能修改得更好,又受到义净这种精神的感召,依然坚持修改。

  就是这样的一群人,不惧困难、不畏死亡的往返于这两条路上。他们有的人是陆路去、海路回,如法显;有的是陆路去、海路回,后来又海路去、陆路回,而在回来的路上又卒于罽宾,如智严。还有像玄奘这样的人,本来戒日王已经要派人送他从海路返回了,而为了履行对高昌王的诺言,他又坚持从陆路返回,以经过高昌。路途中,既有30岁就去世的僧人,如玄会、昙润、义辉等。还有高龄僧人,如佛图澄来华时已近80岁,而菩提流志更是在120多岁来到中国。类似这样的例子,不胜枚举。

  现在我们说丝路高僧是文化使者,其实主要是因为他们的精神。关于这种精神,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讲话中以高僧玄奘为例进行了高度凝练,他说:“中国唐代玄奘西行取经,历尽磨难,体现的是中国人学习域外文化的坚韧精神。”李利安教授也曾指出:“即使在当时的丝路上是最清贫的一族,但是因为他们信念的坚定、心灵的清净、精神的崇高以及对人类文明的重塑和对民众智慧的启迪,而永远载入史册,其生命也因此而获得永恒。”这也是对丝路高僧精神的概括。其实,丝路高僧精神是一种传承了千余年、绵延上万里的中外文化交流精神。在这里,文化的交流、文明的互鉴都是对全人类智慧的一种传承。  来源:人民政协报


丝路高僧:中外文化交流的使者

2018-09-29

来源方式:原创

发布时间